您的位置: 阳泉信息港 > 军事

不灭猿王第八十七章结怨

发布时间:2020-01-26 12:05:22

不灭猿王 第八十七章 结怨

血风被打出了真火,凶性被激发,隐藏在骨子里的凶完全残暴露出来,不光是对敌人狠,对自己一样凶狠,盯着袁洪杀机弥漫。

“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别以为操控宝器就能不败,以你练气区区七重的修为,今日拼着重伤也要杀你!”

血风话语阴森,受伤之后更加可怕,比袁洪杀过的练气九重大凶还要凶残,那阴毒的眸子闪着寒光,都快爆射出来。

“呵呵,血风你不是凶残吗?伤我族人的狠劲去哪了?连我一个少年都打不过,有种就放马过来,杀你如屠狗!”

“是啊!是啊!狼崽子你不是狠吗?怎么被我族的少年打的咳血啊?”

袁氏的这边开始起哄,大声的嘲笑,气的血风脸色煞白,全身真气激荡大口的喘气。

“该死!”

血风心中大恨,堂堂练气九重的修为,肉身媲美凶兽,一旦厮杀更加的可怕,但是今天却在一个xiǎo自己好几岁的少年身上吃了亏。

这简直就是对自己强的侮辱,如同涛涛的江河之水袭来,让自己内心痛苦不已。xiǎoxiǎo年纪竟然战力如此彪悍,就算是借助宝器,厮杀之时那狂猛霸道的拳法,却是货真价实。

每一拳都可怕无比,打的自己血气翻滚手臂剧痛,竟然要不断的躲避,这让自己无法接受,这种境界比自己都还高深,拳法力道入微,一招一式都圆润天成。

“啊······!”

血风大声的怒吼,血发披散如同疯魔,纵身一跃化成残光,向着族人方向闪去。

哗!

此刻血风倒回原地,手中持着一杆漆黑色的青铜大戟,杀气四溅被舞动的如同一条巨蟒,全身真气呼啸沸腾,大步一迈向着袁洪杀去。

废话无需多説,二人重新厮杀在一起。

轰!

血风手中的大戟寒光闪耀,全力施展向着袁洪劈去,真气化成利刃十分的可怕,将袁洪背后的古木斩断了一大片,一块数米高的巨石也被一下劈碎,轰然中四溅开来。

袁洪并未硬接,纵身一跃便闪身而过,身法如同电光一般,肉身强悍活脱脱的一只xiǎo魔猿,兔起鹘落,两人的动作都很狂猛,但是袁洪的速度更加快捷,空气中的水汽被牵引而来,化成一团团迷雾一般,袁洪如同一只蛟龙在腾云驾雾,在虚空中穿梭。

血风气的大声的咆哮,袁洪太过滑头,就算倾尽全力也追不上,手中的大戟狂猛到了极diǎn,劲气如狂风暴雨肆虐,将周围杀的一片狼藉。

袁洪并指一diǎn,顿时一道深蓝色的光飞出,水汽凝结快速的形成了一支箭光,向着血风杀去,周围雾气刮来,一下有事去了身影。

砰!

血风一下劈碎了箭光,眼中爆射出两道血红色的光束,向着一个方向杀去,手中的大戟血红色的真气激荡,化成了一条血红色凶蟒,前方的水汽被搅碎,呼啸的劲风袭来,全部被吹散。

袁洪诧异,这种情况之下都被发现行迹,不在躲避大拳一挥也向前杀去。

双臂白皙但是去可怕无比,如同潜藏着一条大龙,猿魔大力拳在袁洪手中狂猛霸道,少了一些凶兽的影子,更像是一门更加高深的武学拳法。

袁洪脊背弯曲,如同鹏鸟纵横,背后一直浑身漆黑的魔猿瞬间出现,身高数丈毛发漆黑如同钢针,双臂一挥像是可以摘星拿月。

盘根虬结的大筋十分的狰狞,双目血红如同血月,噗一出现就对着天空大声咆哮,声音十分的真实,音波滚滚而来,掀起一阵大风,刮得周围碎石乱飞,荒林古木乱晃。

这还是袁洪猿魔大力拳第五式大圆满以来,次如此施展拳法,平时和凶兽厮杀时,虽然也狂猛,但往往都是轻易几拳就将凶兽打死,没有如此狂猛的施展过大成后的拳法。

就连杀血天虎时也没有,虽然后来自己福至心灵,将五式拳法合一威力暴增,但也只是一时,现在要在做到已经不可能。

还需要袁洪不断的修炼,才可以拳法如一,达到真正的完美境界,所有的招式融合,圆润如一颗金丹,每一招每一式都可怕无比。

袁洪迎面而上,向着舞动大戟的血风杀去,一拳挥出轰轰作响,空气剧烈轰鸣,气流翻滚掀起一滚滚巨浪,魔猿身后江河奔腾,大浪滔天,如一个魔神驾驭江河杀去。

这一拳威力可怕,狠狠地向着血风砸去。

血风挥动漆黑的青铜大戟,杀气吞吐,如同一尊杀神,和袁洪大战了起来,练气九重滂湃的劲气运转,并没有和袁洪硬碰,知道在力道上无法相比,想用战技拼杀。

大戟漆黑如墨,如同地狱的魔兵,戟刃漆黑发亮闪着冷冽的寒光,接着又红的像血一般,一道道赤霞绽放,一道又一道血色的利刃向袁洪劈去,血风来回纵横,身法也被施展到了,大蟒翻身,血蟒纵横,手法狠毒无比,每一击都盯着袁洪的要害。

噗!

袁洪自信,纵横而去肉身强悍无比,一拳挥出,将眼前的数十道利刃轰灭,化成了流光散去。反手又是一掌拍去,朴实无华,只有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,一下打在了血风手中的刃上,轰的一声,火星四溅,竟然传来金属撞击之声,把血风打的爆退而去,身形不断的抖动,脚下的大地被猜出一道道裂缝。

“这?这怎么可能?”

血狼的人和袁氏的人都傻了,眼中精光不断闪现,这太震撼了太狂猛了,袁洪反手一掌将血风手中的大戟漆黑的戟刃,打的几乎碎裂开来,翻卷弯曲如同麻花。

“这得多大的力气,多么强悍的肉身啊?这可是百炼的精钢黑铁,虽然説上是神兵,但是也是一把杀器,竟然被袁氏的这xiǎo子一掌快废掉?”

血狼众人中一个兽袍大汉,一脸的不可思议,若是精炼肉身的修士,拳法淬炼血气如洪炉,修为练气大圆满的强者也就算了,这可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,让人心头剧烈跳动,就是那些大型部落的天才,也不见得有这个本事吧?

“长峰,你可知道袁氏有什么宝物可以如此可怕,让一个练气七重的少年肉身和气力强悍到这种境界,我怎么觉得这xiǎo子血气比我都旺盛一大截,跟个火山炉子一样灼人,有diǎn诡异啊?”

血袍大汉眼中精光阵阵,盯着场中的袁洪説道。

“哎!我也看不出来,这少年不像是在施展宝器的威力?不过袁氏的袁长青修为可怕战力骇人,这个又是他的独子,就算有一件特殊的宝器也不为怪?”

血长峰此刻也是一脸的凝重,心中大动有种不好的感觉,这个少年的战力太可怕了,从头到位都是压着血风打,完全是一脸的随意,竟然可以横推血风。

“怎么办啊?看样子血风占不了丁diǎn便宜,竟然还被打的咳血,长峰,你看该如何是好,血风要是败了,不但我族的脸面无存,连族里的重宝都得丢了!”

众人大急,从开始的自信满满到现在的心急如焚,不是血风不强,而是那xiǎo子太凶残了,换了任何一个上去早就被一拳打个半死了!

“不急,血风虽然现在吃了diǎn亏,但是还有底牌没出,况且血风这xiǎo子虽然年轻,但是太过于凶残霸道,杀气太重了,在族内天资绝dǐng看不起同辈,这一次看到了袁氏的xiǎo子,也让他吃diǎn亏,收收性子,不然以后必然横死啊!我在大荒游历多年,在这种早夭的天才实在是太多了!”

“况且我已立下大道誓言,不能反悔,与我族已经结下大怨,仇恨无比。就算这次败了以后也可以想办法找回来,我族这些年的发展实力大进,族长修为强横就算是不敌袁长青,也相差不远可以无惧。”

血长峰似乎并不担心,对血风很有信心,紧紧地关注场中的二人,只要血风不死就行。

血风心中巨震,看着手中的漆黑色大戟久久不语,这他妈的怎么可能,这可是一把重兵,杀了不知道多杀凶兽,竟然被这xiǎo子一巴掌拍裂了戟刃。

“啊······!xiǎo子,死来!铁血狂风,战技如龙!杀!杀!杀!”

顿时血风手持漆黑色大戟杀了回去,施展强悍的杀技,气势更加的狂暴,杀气如海翻腾,一阵阵金戈铁马之声传来,像是把袁洪拉进了一个铁血战场。

无尽的杀气和刀枪齐鸣的喊杀声传来,狠狠的钻进袁洪的脑海,似乎斩杀袁洪的灵魂,这是铁血战场,无尽的尸山血海之地,煞气如狼烟,像是有一支百炼的魔兵杀来,要把袁洪撕成碎片。

手中的黒色大戟化成一条血红色蛟龙,鳞甲狰狞,血红的眸子吞吐杀气。血风的实力一下子涨了一大截,超越普通练气境界,化成了嗜血杀神。

“不好!这是铁血大杀之术,上古战场流传出来的残缺秘术,血狼的xiǎo崽子竟然会这么可怕的东西,袁洪xiǎo心啊!”

袁氏的人大喊,看到血风施展可怕秘术脸色大变,对着袁洪喊去。

“哼!区区惑人杀音,对我来説如同犬吠!”

袁洪脸色不变,魂海内符文跳动,微微一震就将所有的不杀场煞气魔音吞噬,魂海翻滚安静自若,丝毫不受影响。

“杀!”

袁洪挥拳向前杀去!

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
南宁仁普耳鼻喉医院预约挂号
四川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河北好点的白癜风医院
临沂治疗卵巢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